行业新闻

德阳市旌阳区:“靠猪吃猪”的畜牧站长栽了

作者:猪价格网  来源: 福建光华实业集团  点击数:8

    “我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感到无比羞愧。作为一名受党和组织培养多年的基层干部,没有经受起糖衣炮弹的诱惑,一失足铸成千古恨……我接受组织处理,并恳求组织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2019年是农历猪年,新春伊始原本是一片喜庆祥和,德阳市旌阳区孝泉镇原兽医站站长秦波这个“管猪的官”却身陷囹圄,发出了深深的忏悔。

  利欲熏心 沆瀣一气“发猪财”

  事情还得从2015年3月说起,当时保险公司业务员找到秦波,请他帮忙在孝泉镇推广保险,并指出按照惠农政策规定,国家财政将按生猪保险保费80%的标准进行补贴。秦波如实将保险相关情况进行了宣传,但户们并不乐意参保,怕花“冤枉钱”。

  “不管生猪死亡情况如何,我们将按育肥猪投保总数一定比例,以每头固定几百元的价格对养殖大户进行理赔,保证他们只赚不赔……如果你们完成3万头投保任务,还会给兽医站一笔劳务费。”面对再次找上门来的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开出的“优厚条件”,秦波动了心。

  “如果全年投保3万头,按照国家的惠农政策,投保人总共只需缴纳保费10万余元就可获得50余万理赔款……”秦波在心里盘算好了,也有了底,他赶忙叫来赵某某、周某某、谢某某等几家当地养殖大户讲明条件,大家都觉得有“赚头”,一拍即合。

  说干就干,秦波对生猪投保头数进行了“分配”。以2015年为例,上文中的养殖户共投保生猪3.6万头,其中有1.5万头是用他们家人的名义帮秦波代购的。就这样,实际上一头猪未养的秦波以他人的名义保育了上万头肥猪。当年,某保险公司按照事先约定的赔付比例进行理赔,秦波从中获得理赔款26万余元,扣除保费非法获利18万余元。赵某某、周某某、谢某某扣除保费也获利了19万余元。

  财迷心窍 假保真赔“肥腰包”

  尝到甜头的秦波和养殖户如法炮制,连续三年对育肥猪投保头数进行了“分配”。

  “这三年,按照秦波安排,我每年均投保4000头,并以家属名义帮他投保3000头。每次理赔后都到秦波办公室拿现钱给他……”据谢某某交待,从2017年开始,秦波干脆做起了“无本生意”,连保费也让养殖户“代理”了。

  2015年至2017年,秦波累计从谢某某手中非法获利11万余元,从赵某某处非法获利20万余元,从周某某处非法获利21万余元。此外,2016年—2017年期间,秦波还安排早就没有的曾某某购买生猪保险8500头,除保费外他们各自瓜分了5.9万余元。

  “三年来,我还送给秦波‘管理费’8万元,因为他是兽医站站长,生猪保险投保和理赔都要找他盖章。领取生猪耳标、疫苗、消毒药也要找他……”据赵某某交待,除非法获取理赔款外,秦波还按养殖户扣除保费成本后理赔款的20%至30%索取“管理费”。

  经调查核实,自2015年以来,秦波先后安排养猪户替他虚假投保,个人从中非法获利59万余元,先后向赵某某、周某某、谢某某、胡某某等4人索贿18万余元,秦波“靠猪吃猪”将78万余元揣进了自己的“腰包”。

   

     一路绿灯 投保理赔“打和牌”

  “每年育肥猪投保头数由我与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商量确定,根本没有到现场核实过。至于病死猪理赔如何把关,按照约定,我见到理赔单和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照片只管盖章。”面对调查人员,秦波如实交代了他如何操作生猪投保理赔。

  “在理赔环节,保险公司根本不会派人来看现场,而是让我们通过手机APP上传理赔资料,甚至有些养殖户还将病死猪冻在冷柜里反复用来照相……”据养殖户反映,保险公司对于病死猪理赔环节更是睁只眼闭只眼。

  按照相关规定,乡镇畜牧兽医站理应协助保险公司调查核实生猪保险数据,对于死亡生猪理赔,畜牧兽医站和保险公司更应实地勘查、认真核实,但为了一己私利,畜牧兽医站、保险公司、养殖户心照不宣打起了“和牌”,骗保理赔“一条龙”套取国家财政补贴。

  据调查,2015年至2017年,赵某某、周某某、谢某某几家养殖场育肥猪年最大出栏量共计约8000多头,而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安排他们每年以“三季联保”的形式购买大大超过实际养殖规模的育肥猪保险,共计虚增约2.7万余头生猪保险标的;同时,秦波还安排曾某某、赵某某、周某某、谢某某以本人、亲属或朋友名义,累计虚假投保近5万头,共计虚假投保7.6万余头,导致国家损失财政补贴资金170余万元。日前,作为当地首例惠民惠农领域违纪违法留置对象,秦波受到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并被移送司法,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生猪保险保费补贴是一项利国利民的惠农政策,但一些党员干部经不起非法利益的诱惑从而内外勾结形成灰色利益链,严重损害了国家和群众利益。针对此类涉农领域案件,我们坚决快查快办形成震慑,确保国家财政资金和群众利益不受侵害。”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王天翼谈到对秦波案件的处理态度鲜明。